潘金莲没有遇到西门庆,她跟武大郎也不能终老

时间:2019-06-09 作者:188bet体育 热度:
潘金莲骨子里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,特别是对于X的要求,很热烈,也很迫切。她没有接受张大户的勾引,完全是因为张大户激不起她的X欲——张大户又老又衰。她也认为张大户无法满足的了她,与其每次都浅尝辄止,倒不如彼此绝了这个念头,所以她宁肯下嫁给号称“三寸丁,谷树皮”的武大郎。
或许她的心中早有盘算:外面世界很精彩,机会肯定也比深宅大院中多的多,在武大郎的身边看似憋屈,其实等于鸟儿飞出了笼子,可以在天空中自由的飞翔,也许很快就会结识对的小伙伴,从而呼朋引伴。
我们不知道她在清河县是否有过艳史,但从她的身边总是围绕着一群浮浪子弟的情况来看,她很有可能尝试或者已经发挥了她的自身优势“为头的爱偷汉子”,绝不会相信她是来到阳谷县才变坏的,而在清河县的时候却对武大郎情比金坚,守身如玉。
我们可以参考她和武松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和心理活动:
那妇人在楼上看了武松这表人物,自心里寻思道:“武松与他是嫡亲一母兄弟,他又生的这般长大。我嫁得这等一个,也不枉了为人一世。你看我那‘三寸丁谷树皮’,三分象人,七分似鬼,我直恁地晦气!据着武松,大虫也吃他打了,他必然好气力。说他又未曾婚娶,何不叫他搬来我家住?不想这段因缘却在这里!”
 
可以直白的说,她第一次见到武松就想立刻上床才好呢,武大郎只是她的一快抹布,随时可以丢掉。怎么会指望这样的女人和武大郎一起携手慢慢变老呢?

她在时刻给武大郎寻找合适的绿帽子,只要款式,尺码合适,分分钟就会给他戴上。
只是她猴急的样子和不雅的吃相吓到了武松,武都头思想没有任何准备,只好选择逃避,搬出了紫竹街。
欲速则不达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!做什么都一样。
西门庆只不过是在合适的时间,合适的地点遇到了合适的潘金莲——她此时正在懊恼就这样惊走了武松,一段露水姻缘打了水漂。
而她和西门大官人都是风月场上的老手,一拍即合,很快就滚了床单。

所以说,即使没有西门庆,潘金莲也不会和武大郎相濡以沫,厮守终生。她会一直寻找找,等待东门庆、北门庆或者南门庆出现,然后扔下下那根竹竿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!武大郎的这顶绿帽子算是戴定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