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朝汉朝控制不了,侵华日军打不进去,福建古代有多难进去?

时间:2019-09-03 来源:www.fsyp118.com

  福建,现在东南沿海的一个省份,说到福建,现在大部分人想象的是什么呢?是沿海的美丽风景;是闽人敢闯敢拼的冒险精神;是难懂的方言;是海洋商业文明;或者是“广东人的食材”……

  但,无论怎么想,大家都不会把福建当成什么很特殊的地方,它和中国各个省份一样,有着自己的地域特色,但也是毫无疑问的汉文化区域,更不会把这里视为什么边疆偏远地区…福建的经济可是很发达的。

  但是在古代,福建还真的很特殊,特殊在哪里?进不去!

  什么叫进不去呢?就是,长期以来,中原王朝的势力要渗透进福建,非常非常困难,甚至,相当长的时间里,福建完全无法得到控制。

  说到这,先来看些地图吧,福建地区首次被中原王朝纳为疆域是在秦朝,秦在福建设置闽中郡是第一个在福建设立行政机构的中国政权。虽然地图上是一块完整的,但实际上,闽中郡是这么个情况,秦的控制点相当少,郡中几乎没有设县,就是郡治有些势力,郡治在冶(今福建省建瓯市)。

  

  有人想,这我们理解,当时南方是越人嘛。不光是福建,浙江,江西,两广,两湖…很多地方都一样。

  

  但是,福建更特殊,上说的大部分地方后来随着封建王朝实力增强,朝廷基本实现了完全控制,但是福建实在例外,这个地方当然中央王朝统治也有增强,但增强地非常慢。

  就拿秦朝来说,秦朝末年一陷入动荡,福建马上出现割据政权,其中,闽越与东瓯为两支最活跃的闽越部落,其领导人驺无诸与驺摇皆为闽中郡的君长,他们带着自己的部族军队先后北伐秦国与楚王项羽,为汉帝国的创建立下功劳,并双双封王,其中驺无诸为闽越王。

  而闽越后来在当地扩张,又逐渐成了汉朝劲敌。

  西汉初汉武帝元封元年(前111年),因闽越国叛汉之故,派朱买臣率领大军灭闽越国,但是,西汉也一样,根本无意经营闽越国故地(今浙江南部和福建全省),汉朝军队只是焚烧了闽越的宫殿和城池,将闽越王族及军吏全部迁至江淮之间而已。

  

  为什么呢?因为当时福建遍布森林的崎岖山区,根本难以派驻军队和行政人员,西汉后期才设置了第一个县(冶),隶属会稽郡;而到了东汉,这里也只有两个县,这说明中原王朝在福建设立统治据点非常困难。

  

  武夷山

  福建到底有多难进去,我说两个关于福建的知识,大家可能能领悟到一些,第一,福建全省山地丘陵面积约占全省土地总面积的90%,至今福建是中国森林覆盖率最高的省份,与福建相邻的江西和浙江则分列二、三名;第二,1957年竣工通车的鹰厦铁路,曾很长时间是外界进入福建的唯一铁路线,要知道,这可是经济发达的东南沿海省份。

  一直到工业化时代,往福建修路都那么困难,你想想古代……

  

  福建地形图,除了沿海一些平原,内陆是被山地围着里三层,外三层。

  一直到三国时期,东吴孙权自196年—257年,五次出兵,才占有福建,开始有一批江南汉人从海陆两路移居福建,206年在今建瓯设置建安郡,下辖5个县,出现了福建历史上第一个城镇——建安(即建瓯)。

  但是,福建绝大部分土地还是化外之地,一直到西晋永嘉之乱后,大批北方汉民入闽,福建的开发才开始加速。

  陈永定元年(557年),在晋安郡置闽州(不久改为丰州,治所在今福州),为福建历史上的第一个一级建制,辖晋安、建安、南安三郡。

  尽管福建地区的经济文化也渐渐发展,但是,平定福建地区的“蛮乱”一直是重要任务。

  

  北宋时期,福建属于“福建路”,设置6个州、2个军,此后,福建地区长期保持8个州府级的行政区划,因此称为“八闽”。北宋末年,汉族第三次大规模南迁,有相当一部分在福建定居,福建户数已突破百万大关。

  但是,即使是福建地区基本汉族化了,但由于极为复杂的地形,福建人也形成了自己的特色,比如是其方言中大量残留了上古汉语中的词汇语音,这就是因为福建地区长期较为封闭,早期移民的语音容易保留;还有民风极为彪悍,明清时期泉漳两府的械斗文化是闻名全国,因为福建山地多,土地贫瘠(福建在清朝时粮食无法自给,需要外省输送粮食),所以需要争夺资源,而且由于福建内部也是被山地割离的支离破碎,所以相互联系不多,容易形成小团体;还有海洋文化发达,因为封建时代福建的农业生产能力实在是有限,所以只能靠海吃饭。

  说实话,在古代通过海路进入福建说不定更方便,吴王元年(1367年),朱元璋派将军汤和攻取福建,就是从宁波出发,走的海路。

  

  抗战沦陷区,可以看到福建一带日本人根本就打不进去

  攻取福建之艰难,就连不可一世的侵华日军都望而却步,日军根本就不敢、也抽不出足够的兵力来进行占领这么崎岖又民风彪悍的山地省份,仅在福建沿海部分地区的港口及腹地进行小规模作战,攻占了一些港口,而且1935年日军间谍的《福建省兵要地志》就说清楚了:福建地方,人民不怕威胁,以威严使其屈服必然会招致奋起反抗。

  作者:云帆